鹿枝

一程意气,一程伶仃




嘿,这次是真的放下你啦。

\海春/\海春/\海春/

举个栗子小姐:

剧情简介:军统新任组长唐山海与军统特工汪曼春成为搭档。二人卧底76号,搜集汉奸名单,实施锄奸计划。在一次次的行动中,二人渐生情愫,但是曼春的行动被明楼察觉,唐山海为救曼春,在行动中留下扣子,自曝身份。为了稳固汪曼春卧底身份,在狱中曼春对唐山海进行审问,消除了明楼与藤田的怀疑。而唐山海最后慷慨就义。最后曼春为藤田提供了假情报,军统获得第三战区的胜利。回忆与唐山海相处的种种,曼春对明楼展开了疯狂的包袱。PS:UP先给大哥跪一跪,原谅我把他塑造成了反派。_(:3」∠)_

交(jiao)朋(ji)友要从娃娃抓起!
竹马竹马的鼠猫可以说非常萌了♡

跨界歌王的二哥哥。
你从未见过我,我奔赴时间,找到每一个不同的你。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他可真好看呀,
无论皮相,
抑或灵魂。

忘羡小甜汤之蓝忘机你怎么又喝醉了

ooc是我的,糖是他们的

魏无羡同蓝忘机结为道侣的第三次家宴后,毫无意外再次腹中空空,毫无意外回到静室躺地上装死,并且毫无意外等到好几盘红红火火一片的菜食。

好在他已经能面不改色喝完一整盅药汤,背还挺得笔直,嘴角还时刻保持着在蓝启人看来都十分端方得体的弧度,委实已很是不易,至于对蓝忘机总能宵禁前踩点带回来一方食盒一事彼此都心照不宣。

日子过得久了,蓝忘机也会替他布菜,魏无羡看着他仪态优雅地动筷子,雪白的宽袖扫来扫去飘飘扬扬,顿感赏心悦目心情大好,整个人吊儿郎当窝在凳子上捧着茶杯笑嘻嘻。

“云深不知处禁酒,我知道。”他压低声音在那道好看的眉皱起前恰当好处补了一句,指节勾着茶壶柄左右晃了晃,“所以我用茶壶盛的。呐,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别说我不想着你,一口,来不来?”

魏无羡自顾自又倒了一杯推到他面前,规规矩矩吃着碟里的菜,余光偷瞟正襟危坐的蓝忘机盯着杯面沉思半晌最后大义凛然喝了干净。

魏无羡抱过茶壶搁下巴上垫着,看他双眼紧闭以拳支头,呼吸均匀绵长,格外安稳。便是一炷香后,才悠悠转醒。

他稍稍眯了会子眼睛,从来非常浅淡的颜色迷迷蒙蒙,掩在根根分明的细密睫毛里。魏无羡十分大胆地想着,若是他蓝忘机睁了眼睛,怕是一汪春水都要浅浅淡淡溢出来了。

他抵在桌沿,努力想扳正身子,把自己坐的笔直笔直的。魏无羡双臂环胸,好整以暇盯着他极小心极谨慎地七扭八扭,云纹抹额也歪在一边,向来非常白皙的面皮红了几分,全然不似平日里近乎刻板的无波无澜。

他上下打量了眼,觉得让人这样披麻戴孝靠坐着委实不大合衬,诚然蓝忘机这副模样并不很常见,魏无羡还是十分贴心抬手去扶正那条抹额。

显然他低估了蓝忘机在他“精心调养”下的酒量,是以他在指尖堪堪要触及眉心的那一瞬被无比精准握住手腕时实打实有些怔忡。

等他魂归正身的时候,蓝忘机正顶天真顶无邪得望着他,许是喝了酒唇干舌燥,时不时伸出舌尖润上一润。

魏无羡觉得他们家蓝忘机于醉酒一事上的修习简直是越发有术,连他这么厚颜无耻之人都面皮发热。

“蓝湛,你醉了吗?”魏无羡另一只手扶在他肩上,轻轻摇了摇。

“醉了。”蓝忘机一本正经认认真真点点头,那张姑苏蓝氏顶器重的脸上无比真诚。而对魏无羡而言,醉酒时的蓝忘机向来是坦诚得有些过分。

“蓝湛,”他指了指自己,“我是谁?”

“魏婴。”对答如流。

很好,魏无羡嘴角噙笑,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啪响,“魏婴如何?”

“我的。”蓝忘机复一本正经认认真真点点头,点得极扎实极有力。怕他不信,信誓旦旦又重复了一遍,“我的。”

魏无羡此刻听着十分受用,快活得很,现在的蓝忘机坦率得可爱,不趁此机会好好欺负一下,如何担得起他的诨名头?

“错了。”他忍着笑意,冲蓝忘机摇摇头,又一字一字问了一次,“魏婴如何?”

蓝忘机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沉默了好一会儿不做声,好像还在消化魏无羡话里的意思。他就这个姿势定了很久很久,久到天上的星星即将被晨曦替换,久到门外传来蛐蛐儿的窸窣,久到魏无羡以为他睁着眼睛睡着了的时候,他动了动,魏无羡那只被他擒着手腕的手又被他带着,贴到了那烙过印子的心口上。

他看着蓝忘机,两个眼睛亮澄澄的,比他见过的琉璃珠子都亮。他听着蓝忘机,声音醇醇的,比他喝过最正宗的天子笑都醇。蓝忘机的心跳一下一下的,怦怦怦怦,很郑重。他缓缓开口,一个字一个字,也很郑重。

他说,“它说,很喜欢。”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也许,夷陵老祖真的神魂俱灭了。

纵使曾翻手为云覆手雨,也终归有一日成为被翻覆的那一个。

没有人会被永远奉在神坛之上,传说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

如衣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早春三月,当是初寒料峭的时节。小亭四面环空,亦偶有东风吹面,所幸手边小几尚且安置暖炉,白色水汽氤氲,便也合该是宜人的。

慕容离以跪坐之姿于榻,净手捣茶,余光瞥至对坐之人,单手支头,指尖攥捏拜帖,边角敲在案上竟与碾柱舂于罐底叩击之声并无二致。若仔细着看,时隔经年,除一身清冷,那人模样也同从前并无二致。

——从心有灵犀,到孑然伶仃;他可在那里,一个人孤寂?

自离天权已数载,而今瑶光旧国得以复立,如此二人对坐饮茶之光景倒不再见了。他沉息以指敛袖,翻手执木柄烘烤茶屑,想来此番炙茶举动曾翻覆多次,早已熟能生巧。火候添几分,醇香溢几许,当年同观钧天风云变换之情,现下不过剩得一盏茶汤之谊。

——回首可与谁同行,所求皆飘零,握紧都成灰烬。

细细密密的碎屑顺着软刷滑落,腕骨灵活还转,碾盘动而茶粉成。这样一双搅动天下大势纷乱的手,做起碾罗来仍是一派施施然。仿若当年五国霍乱,血染皇城便都与之无关。

“瑶光国主好茶艺,”那人这般说着,两指夹了碗来呈粉屑,“这茶汤既如此好,本王倒是等不及要分一杯羹。”

最是该熟悉的眉眼,笼在镂龙冠熠熠银光下,竟由心底感到陌生。再望上一眼,玄底暗纹的织锦袍无不妥帖,三千墨发一丝不苟,仪态庄严,落落大方。

帝王之相,执明。

是了,如何能忘,那人,也是王啊。

——聚散凭天意,路长终分歧;我已不是我,你也不是你。

起手集粉,入水,调膏,谓侯汤;烹煮,散香,分皿,谓熁盏;取笔,沾润,勾画,谓点茶。

茶汤既成。

持木镊扣碗口拖起至指腹,堪堪送上。

“天权国主久候,请用。”

——谁曾伴我如衣?

茶盏离手,慕容离思绪却不由飘远。过往其实并不曾将这一套功夫做个完全,每每不到侯汤,执明早迫不及待兑了热汤径自饮下。得至瑶光重立,能如今日这般心平气和被央着烹茶的片刻似乎再未有过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从不能由己,余生何以为继。

年岁弹指一挥间,左右皆是弹指一挥间。赤子心性,国仇家恨,往日云烟匆匆。再多的纠葛缠团,也敌不过——

各自为营。

只是那时的真心,可叹往昔,可笑当今,他们,都不复真心。

——谁曾经俯首低语,愿不离不弃,心如磐石不移。

“阿离煮茶的手艺甚好,本王很欢喜。”

“王上欢喜便好。”

“那阿离日后,可要常煮茶与本王,可好?”

“好。”

——于此刻追忆,殊途同归去;原来这已是,最好的结局。

“瑶光国主茶汤所绘,不知为何物?”

“久闻天权国昱照山实乃天险,然笔力有拙,冰山一角罢了,烦望天权国主莫要嫌弃便是。”

“瑶光国主过谦了,不过这寥寥一角,确非本王所图。”

“那本王便谨代瑶光,预祝天权国主心想事成。”

“当然,本王亦代表我天权子民,谢瑶光国主美意。”

——我依旧是我,你也还是你。

一盏茶,共饮尽,再复陈所愿。

所愿多年后,钧天历志可书——

天权国主,执明。

瑶光国主,慕容黎。

——谢君伴我如衣。


是的就是我,我又来戳刀子,我不管蒸煮甜得齁,玻璃渣来中和中和

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嗷嗷嗷嗷嗷嗷民国军官✘学生,还是幼年相识!!!

太太们,操练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嗨,美丽的新娘,
        你的新郎走掉了。
        我可以,
        做你的新郎吗?

——试试看咯,狗头侦探。